必发彩票官网网址

巴拉双手合十,对着邢璐胸前的飞雪拜下。

璐你又调皮。楚煜上前,摸了摸邢璐的脑袋,这才对着一脸失望的坎巴拉和霍顿说道,飞雪有特别的办法,可以守护你们乌梅尔族人。
  什么办法?本以为没有希望的两人异口同声的问。(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故人(为品竹听雨的和氏璧加更)
  飞雪,你快说吧。邢璐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飞雪,开口对它要求。
  让他把他们的族人挨个给领来。飞雪慢条斯理地对着邢璐说。
  哦,霍顿族长,请你把你的族人组织起来,挨个进入这个房间。她把飞雪的要求给他复述一遍。
  我马上就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自己的直觉让他照着她的话去做。
  不一会儿,他就领着身后排好队的族人过来。
  让他们一个个地走到这里。邢璐照着飞雪的吩咐指示他。
  好。
  一个个乌梅尔族人来到飞雪面前,每当他们经过时,飞雪就会抬起它的小爪子在邢璐的帮助下摸摸他们的脑袋。这时就会有一道亮光从它的爪下发出,他们会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头顶灌入全身,等亮光消散,再仔细体味却又什么都察觉不出来了。
  站在周围的司徒南风几人早已目瞪口呆,连楚煜和凌天都不例外。
  呼!累死我玄冥大帝了!最后一个族人离开,飞雪长长的叹了口气。
  还有呢,不要停。邢璐指着族长霍顿和圣师坎巴拉说。
  那两人听到,自觉地来到近前,低头接受飞雪的赐予。
  现在你们全族都已经有了飞雪的神赐,在你们的有生之年应该没有变异兽再会随便攻击你们,你们的身体也不会产生什么致命的疾病了。不过你们还是要注意防备那些变异植物,飞雪的气息对它们并没有威慑力。
  真是多谢邢璐小姐,要不是你找到飞雪大人,我们乌梅尔族早晚会消亡的。在邢璐离开的这几天他已经把飞雪的来历向其他人打听清楚楚了,坎巴拉兴奋异常,他抬头望了望神龛里的陇姬神像,我们会为飞雪大人铸就金身,每日供奉,让我们的子孙世世代代记住它的恩德。
  不用……邢璐刚要拒绝,飞雪的话在她的耳边响起,她嘴角抽了抽,才对着一脸恭敬的坎巴拉说,它说让你们供奉时称呼它为九天十地玄冥大帝。
  玄冥大帝,我神陇姬当日的预言就是说的它!坎巴拉面露惊诧,快步走到陇姬的神龛前,跪下虔诚地祷告起来。
  看到没有,咱这个玄冥大帝的本事不小吧?!飞雪得瑟道,看在他们这么恭敬的份上,我再给他们留下个好东西。
  飞雪说完,张开嘴巴,从它的嘴巴里出来了一个像是铃铛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邢璐颇有兴趣的看着面前漂浮在空中的灰褐色物体。
  这是我们九天十地所独有的联络器,如果有人启动,联络器的主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在一息之内到达。我留给他们这个,就跟我时刻在这里守护着是一样的效果。飞雪得意的介绍。
  那可真是个宝贝!邢璐看到坎巴拉和霍顿那惊奇的目光,开口向他们解释了这个联络器的作用和用法。他俩知道了飞雪留下它的用意,激动的匍匐在了地下,表达着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激。
  邢璐快速的躲开了他们的参拜,内心不是不惊诧的。她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善意,就能收获他们如此的感恩戴德。
  对了,坎巴拉圣师,霍顿族长,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们,邢璐拉住一直站在那里的次仁拉姆,他是次仁拉姆,x省人,不想跟我们离开x省,能不能让他呆在你们部族?
  他拥有跟变异兽沟通的能力,外面的那些变异白熊都是他的伙伴,如果你们收留他可以让你们以后的狩猎变得轻松许多。怕他们为难,邢璐说出次仁拉姆的优势。
  霍顿却在次仁拉姆被邢璐拉出时紧紧地盯着他的脸瞧了又瞧,终于在邢璐话音落下时问出口,玛吉格桑是你什么人?她是不是已经……
  她是我阿吉(母亲),大灾变不到一年就去世了。您认识她么?次仁拉姆有些惊讶,但还是老实答道。
  认识,当然认识,她可是我唯一的阿达(姐姐)啊!霍顿有些哽咽,没想到有生之年不能再见到姐姐了。还能见到姐姐留下的后人,也算是有些许安慰。
  你是阿举(舅舅)?你就是昌吉舅舅?!次仁拉姆有些惊讶,没想到还能见到阿吉一直心心念念的阿巴(弟弟)。从他小时候记事起一直到阿吉去世,她都会在自己耳边念叨这个她看着长大的阿巴。在大灾变后她因为要照顾阿加(父亲),才会一拖再拖,直到她也累得病倒还交代自己有机会一定要去找他。
  阿吉一直说她是乌梅尔族人,所以自己听到邢璐他们说乌梅尔族留在这里他才那么迫不及待地来投奔,期望能够遇到阿举。可没想到自己的阿举竟然成为了乌梅尔族的族长?!
  哎,好嚓吾(外甥),我就是你阿举啊!昌吉霍顿激动异常,抱住次仁拉姆痛哭流涕。
  既然他本来就是我们乌梅尔族的后人,那肯定要把他留下了。你们放心,咱们肯定会善待他的,绝不会因为上一代的恩怨牵扯到后辈。
  坎巴拉低声跟众人解释了霍顿族长的姐姐玛吉格桑为什么会流落在外的原因,最后也向众人表态。
  这可以说是典型的反抗族规的故事。为了保有神族血脉纯净的关系,乌梅尔族一向不与外族联姻,到了婚嫁年龄的青年男女只许在自己族内寻找合适的伴侣。可在一次外出游玩中,年轻貌美的玛吉格桑遇到流氓调戏,被次仁拉姆的父亲索朗次仁给救下。
  玛吉格桑因此对索朗次仁一见钟情,非要与他成婚。族内长辈劝说无效,只能忍痛把她驱逐出族,并让她发誓永不回族。
  玛吉格桑因为恪守誓言,从不敢轻易与弟弟见面,连乌梅尔族的领地都会躲着。所以次仁拉姆才只是听说自己有个舅舅,却从没有与他见过面。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就放心了,相信你们一定会善待拉姆大哥的。族里的事情也圆满的解决了,等明天天一亮我们就离开吧,基地里还有亲人在等着我们。司徒南风向坎巴拉说道。
  这就要走了吗?我们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们呢!坎巴拉挽留道。(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七章 践行
  坎巴拉看着邢璐,眼中是浓浓的不舍和感激。
  不用了,我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也该回去看看了。邢璐摆摆手,能帮到你们,我们也很高兴。
  只要你们召唤,你们的守护者玄冥大人就会出现。她又在飞雪的强烈要求下说出了它对乌梅尔族的承诺,却把它说的什么九天十地玄冥大帝给自动屏蔽成了玄冥大人。宴会上的肉食大都是由新加入的次仁拉姆提供的。在霍顿看着他从空间钮中拿出这么多的东西时,表情跟他刚刚知道有空间钮这种存在时一模一样。在知道了司徒南风他们还有很多这样神奇的宝贝时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多跟他们交易一些回来。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司徒南风他们有晶核,有变异兽,有各种各样的变异植物,交换了乌梅尔族的特产后,族人们再拿着交换过来的东西找拥有许多空间钮的凌天交换。
  因为邢璐他们有心帮助他们,交换物品时司徒南风他们给得多,等再去找凌天去买空间钮时他算的格外便宜,可以说是半卖半送。最后每个乌梅尔族人都得到了一个空间钮,一个个脸上全都洋溢着幸福满足的微笑,当场兴致勃勃地实验起来。
  胡文泽交换的东西最少。不是他不想多多收集,而是他给出的价格是这些人里最低的,两相权衡,大家自然不愿意把东西交换给他。
  而其他人包括韩以风邱琳在内,都是尽可能的多给他们留下一些东西。邢璐看在眼里,不禁在心里感叹,看来即使是大灾变过后,世人中间还是有这么多的不求回报热心帮助别人的性情中人。而且,这样的人占了大多数。或许人类的希望就在这些人的身上也不一定吧!
  热闹的交易完成,晚宴正式开始。众人边吃边聊,亲近得很。霍顿甚至还安排了几个人跳了乌梅尔族的祈福舞,说是给他们这一路上的安全祝福,让众人看得津津有味。
  等众人吃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已经到了深夜。大家正准备跟坎巴拉和霍坤打个招呼就去休息时,在大殿的一处传来了热闹的起哄声。
  加油,可达,把这个讨厌的人给打趴下!!
  可别让人小看了咱们乌梅尔族的第一勇士!
  揍他,狠狠地揍他!
  说好了不能使用异能,你这个人怎么不守规矩?!
  他用你也用,可达,反正你的等级不比他低多少!
  怎么回事?你去看看。霍坤叫过来一个人,低声吩咐他。
  过了一会儿,那人快步过来汇报:族长,不好啦,可达和一个外族人打起来啦!
  哪一个?是拉姆吗?霍坤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外甥,难道是有人吗了什么不应该的话惹怒了他?
  不是,是那个整天板着张脸的那个,说是有人挡了他的路让他给踢了一脚。(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八章 痴妄
  就因为这个可达就跟人打起来?!他真是太过分了!霍顿有些生气,这些人有多照顾自己的族群在刚刚的交易中都看得出来,可达这样做真是有些……说得难听点,是有些忘恩负义!
  他望着周围站起身准备离开的司徒南风等人,愧疚不已。
  不是的族长,是那个外族人踢了人之后还说……还说……我们是野蛮人不懂规矩!传话的那人低下了头,可达气不过,跟他理论,这才动了手。
  霍顿族长,这可能是个误会,我们去看看吧!那人说了整天板着张脸司徒南风就已经知道了他说的是谁,这些人里除了胡文泽,还有谁整天觉得别人欠了他?!
  虽然有些不喜欢他,可他毕竟是自己的队友,他也还喊自己一声大哥,单单做为队伍里的最年长者,维护他的权益就是自己的责任。
  等众人穿过人群来到近前时,正激烈地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并没有发觉,打得愈发的狠戾了。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狼藉不堪,脸上也都变得五彩纷呈。
  可达,住手!这样像什么话!
  文泽,万事和为贵,别忘了你的身份!
  两道严厉的声音同时响起,正打得激烈的两个人顿时一个机灵,都停在当场。可胡文泽反应过来后举起的拳头还是狠狠地落在了可达的左脸上。
  文泽!司徒南风面色特别难看,明明人家对方都已经停止同他打斗,他再挥拳袭击,真是丢尽了他胡家大少的脸!
  胡文泽这才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松开可达,伸手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衫,南风大哥你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有事了,说说吧,为什么与人斗气?
  没什么,只是想见识一下乌梅尔族第一勇士的本领罢了。他说得云淡风轻,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
  可达,人家一句话你就上前与人好勇斗狠,你太让我失望了!霍坤教训道,他面前刚刚爬起来的壮汉努了努嘴,欲言又止。
  不是的族长,是那人先踢了挡他路的央金,并开口辱骂了她,可达气不过才上前与他理论的!族群里有人打抱不平。
  就是,族长你没听到,他骂的可难听了!
  他侮辱了央金,就是侮辱了咱们乌梅尔族!
  就是,明明刚才说好不使用异能全凭本事的,谁知道不到几个回合就忍不住了,言而无信的小人!
  最后一下可达挨得才冤,都叫停了还出手,真是卑鄙!
  央金是霍顿的女儿,活泼漂亮,在乌梅尔族里是公主一样的存在。
  霍顿转脸对着一脸委屈的她问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只是……想问问他的名字~央金的话越来越小声,可霍顿心里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女儿这是看上人家了!
  仔细看去,那人除了脸色阴郁外,长得也真是仪表堂堂,那不苟言笑的脸正是有些小女孩说的什么―酷!央金一直被族人捧在手心,受尽恭维,乍一接触这样的难免会对他动心。
  哼!我的名字你这样的人还不配知道!胡文泽说出与当时一模一样的话,让央金的脸色瞬间苍白下去。
  就算你不想说也没有必要这般侮辱人吧?你要跟央金道歉!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可达还是那句话。
  跟你们这样的野蛮人我不需要道歉,简直是痴心妄想!胡文泽不依不饶,满脸的不屑。
  你们不要吵了,都怪我,都是我自不量力!央金捂着脸离开。
  抱歉,是小女胡闹,冲撞了贵客,还请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与她一般见识。尽管心疼女儿受辱,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因为这个人的所作所为而忽略了他们对自己部族的照顾。
  族长!身边是族人愤愤不平的声音。
  都给我住口!以后再与你们算账!光会给我挑事,没有一个省心的!霍顿扭头,尤其是你,可达,给我到禁闭室闭门思过!
  可达心有不甘,可最后还是低下头,是族长。狠狠瞪了胡文泽一眼,随后快步离开。
  抱歉族长,我的队友这般……司徒南风想了想,却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胡文泽。
  这都是误会,我们大家都不要在意就好。胡先生,对不起啊!霍顿反倒是比较看得开。
  嗯,对,就是误会。我们先去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司徒南风喊着胡文泽,你去我屋里一趟。
  等他们都离开,霍顿对身边的族人说:把央金叫到我房间里。
  那个胡先生的话虽然说得难听,可还是有些道理的。看来自己要好好的跟女儿聊聊了,省得她以后再有什么不应该的心思。
  ……
  文泽,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你就不能把你的脾气忍一忍?司徒南风想了许久,只能这样劝他。毕竟自己不是他什么人,根本没有立场说他太多。
  南风大哥,我实在是忍不了!胡文泽还觉得自己委屈,就那样的女人也敢肖想我,真是白日做梦!
  哼!你这样的能让人看上就要偷笑了好不?还‘我忍不了~’,笑死了!孙卓妍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忘奚落他。
  你!南风大哥,你的未婚妻整天这样侮辱我,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她再这样可别怪我翻脸啊!胡文泽对孙卓妍可真是要忍到极限了,他不顾司徒南风在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妍妍!司徒南风很是无奈,我以后会约束她的。孙卓妍在一旁撇撇嘴,这点小事就要翻脸,真是气量小得可以!
  你要是不喜欢与乌梅尔族人接触,就呆在你房间里吧,明天出发时我派人去喊你。反正只有一夜的时间,胡文泽应该不会觉得委屈。
  那好吧,我先回去休息了。胡文泽点头答应,随即转身离开。
  南风,你看这个胡文泽多过分,说他几句还要翻脸,谁怕他啊,是吧?怕司徒南风开口教训她,孙卓妍挽起司徒南风的手臂撒娇。
  唉~妍妍,你这个脾气也真要改一改,除了我,谁能受得了呦!司徒南风摸着她的头叹息道。
  有你不就行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九章 因由
  胡文泽从司徒南风的房间出来,狠狠舒了一口气。
  他没想到这次自己会弄得这么狼狈。那个丑女人竟然敢拦着路问自己叫什么,就凭她那张高原红的脸也配?!
  再不济自己也是胡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岂能让她如此侮辱?所以当时他狠狠地把她给奚落了一顿,惹得她当场就要哭出声来。那时自己的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仿佛连日来孙卓妍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屈辱得到了发泄。
  可没想到即便那女人长得不怎么样,还有骑士替她抱打不平。自己正愁找不到发泄怒气的出口呢,那个傻大个送上门来,这就打了起来。
  可自己又在这
  玄冥大帝的承诺我们自然相信。坎
  唉呀,璐璐姐,骑着变异白熊逛街可真是拉风啊,要不是外面太冷,它们速度太快带起了风我才不会回来这么早~楚希冉的声音从被打开的门外传来。
  是啊,骑在上面可真是威风!我都不想下来呢!紧跟着她的是罗奇。
  就是卓妍叫得太大声了,比耳边呼呼的风声还大~邱琳一边笑话着孙卓妍,一边朝韩以风走去。
  什么呀,你们不觉得这么刺激的事情只有叫出来才痛快吗?孙卓妍一脸的不以为然,反正她又不是因为害怕才叫的。
  我听到你的喊叫只觉得痛苦,可没有觉得什么痛快~邱琳不依不饶。
  真是跟你无法沟通!南风,你不知道,骑着变异白熊可真是好玩,比坐过山车还刺激!她挎上司徒南风的胳膊,你不去试试?
  不了,今天我们再从这里过一晚,明天早上咱们就回去吧!司徒南风摇头,他又不是追求刺激的小青年,才不会想着试那个。
  啊?这就要走了?人家还没有玩够呢!孙卓妍撅嘴,可她还是顾忌着身边有人,只是小声地嘀咕。
  咱们这次出来时间不算短了,再不回去家里人都该担心了。知道孙卓妍喜欢在外面的自在,可司徒南风还是温声劝道。
  知道啦!待会儿吃完晚饭就去休息可以了吧?!不能继续玩下去,孙卓妍还是有些不开心,可她也知道不能在这里停留太多时间。
  今天晚上大家都在大殿里吃吧,也算是我们乌梅尔族为各位践行,聊表心意。霍顿抱着次仁拉姆哭完,回复了他一贯沉稳的样子。
  谢谢族长,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司徒南风点头,还有一件事,我们想与你们部族做一笔交易,还希望霍顿族长通知大家。
  哦,什么交易?霍顿对他的话很感兴趣,不知道现在他们手里还有什么是能拿来同司徒南风他们做交易的。
  你们乌梅尔族的特色服饰还有工艺摆件我觉得很独特,想要收购一些。虽然大灾变后对于这些东西的需求下降了不少,可等以后的生活慢慢安定下来,他相信这些东西的价值也会慢慢提升的。
  这些东西现在都没有什么用处,你们不必为了帮助我们而勉强收购的。知道司徒南风提出交易主要是为了帮助他们,霍顿虽然感激,却理智地拒绝了。
  这个你放心,我到底是个商人,是不会让自己为了帮助你们而去做赔本买卖的。他说的是实话,虽然现在还看不到回报,可他有信心这些东西以后将会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如果是这样那我可要代全族居民好好谢谢你们了!霍顿盯着司徒南风看了好久,直到确定他说的都是实话,才点头对他道谢。
  不用谢,咱们各取所需罢了。司徒南风摆摆手。
  尽管乌梅尔族这段时间的日子很是艰难,可为了谢谢邢璐他们对自己部族的帮助,晚餐弄得异常丰盛。
  除了乌梅尔族特色元麦酒以外,酥油糌粑,手撕变异山羊肉,变异牦牛汤锅等等,都让众人吃得不亦乐乎。
 
 
版权所有:必发彩票官网,必发彩票,必发彩票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