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彩票官网网址

外这么说也只是想杜绝一些有心人的觊觎,她一

他的话刚落,大殿里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所有的人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只不过乌梅尔族的族人好像挺愤怒的,而司徒南风他们更多的是疑惑。
  不知道……司徒南风试探地说。
  哦,你是想问为什么吧?你跟我来。霍顿好像知道他会这么问,没有立即回答,反而转身带着他们往里走去。
  在走到一扇装饰得精美华丽,又有些神秘意味的门前时他停住脚步,抱歉,接下来的话是我们乌梅尔族的秘密,只能让一小部分人知道,你们最好只进来五个人。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司徒南风决定,文泽,以风,凌天,楚煜,我们进去吧!
  南风!孙卓妍急忙喊道。她十分担心里面是个陷阱。
  没事,我们很快就出来~司徒南风握着自己未婚妻的手,安慰她道。
  放心,我乌梅尔族人还不屑于使出什么龌龊手段来!霍顿好像因为孙卓妍的阻拦有些不满。
  抱歉,我未婚妻只是太担心我的安危,能不能……司徒南风替孙卓妍解释,并试探地提出,能不能让她也跟着我们进去?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她可以进去。霍顿恍然大悟,点头应允。
  我是他的未婚妻,我也要进去!邱琳指着韩以风说。
  嗯?怎么这么多未婚妻?!这样吧,你们可以进来十个人,这总可以了吧?霍顿没有一丝不耐,干脆地开口。
  经过商量,司徒南风,孙卓妍,胡文泽,韩以风,邱琳,凌天,楚煜,邢璐,还有楚希冉,罗奇获得了进入的资格。胡文泽本来还想开口提出让自己队伍里的最后一名队员进去的,可后来想了想,又放弃了。开玩笑,他可不想让自己的手下跟自己同一时间知晓秘密,让自己占不得一点先机!
  等几人鱼贯进入霍顿带领的房间,即使都算是见多识广,也被房间里面的装饰给狠狠惊艳了一把。
  这是我们乌梅尔族圣师大人的房间,你们稍等。说完霍顿就抛下众人,从一扇小门里进入内室。
  来了么?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内室传来。
  是,按您的吩咐,想进来的都让他们进来了。霍顿的声音显得异常恭敬。
  走吧,该解决的始终是要面对。随着话音落下,一道精瘦矍铄的身影来到门口。
  众人抬头望去,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尽是岁月的痕迹,可两只深陷的眼睛,却是深邃明亮。你们好,我是坎巴拉,是乌梅尔族的圣师。
  您好,不知道您找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司徒南风是整个队伍中的老大哥,对外发言理所应当地落在他的肩上。
  呵呵~如果我说我算出了你们会经过这里你们会不会相信?坎巴拉笑道,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一众人惊诧的脸。
  这是真的,我身为乌梅尔族的圣师,拥有沟通神灵的能力,却又对即将来临的灾难束手无策,也只能占卜到今时今日你们会来到我身边,并可以改变我族人即将消亡的局面。
  说得神神叨叨的,我们不会是遇到神棍了吧?孙卓妍用手捂着嘴,对着司徒南风的耳边小声说道。
  小姑娘,我可不是什么神棍,我是我神的圣使。坎巴拉笑得一脸慈祥,却吓了孙卓妍一跳。
  咦?你怎么听得见?!她用的声音很小,除了司徒南风,她敢肯定,就算是听力非凡的在场这几个异能者,也不会知道她说了什么。
  呵呵~我说过,我占卜到了你们的到来,连你们即将要说出口的话我也能占卜出一二。看到她瞬间变得惊恐万状的脸,坎巴拉忽然不想吓她了,开开玩笑,我只是知道一般人听到我这样说肯定会这么想我罢了~
  嗬,吓我一跳,还以为遇到鬼~孙卓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用手捂住嘴巴,呵呵~我说笑的啦~
  坎巴拉老先生,你说你们族人即将消亡,那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们就能救你们?无奈地白了一眼自己的未婚妻,司徒南风对着坎巴拉问。
  当然是我神告诉我的。坎巴拉脱口而出。我神说不让我们离开,我族三百五十七个人就全都平安活到了现在,我神又说让我们跟着有缘人出去,我们就遇到了你们。
  抱歉问一句,你神……是谁呀?楚希冉举手示意,战战兢兢地问。
  哦,应该是我说抱歉,应该先给你们介绍一下的。喏,这就是我神―陇姬。他掀开墙上的一面神龛,露出里面供着香火的金身神像。
  陇姬!邢璐惊呼出声,脸上的神情复杂莫名。
  另外几人也有些疑惑,因为他所说的陇姬,没有人知道。(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为难
  疑惑的人里却不包括凌天,因为陇姬这个名字,他曾经从她的嘴里听过千百次。他转头朝着邢璐望去,果然看到了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神像在看。
  是呵,她现在才刚刚知晓,是会觉得意外的。
  我神陇姬乃龙族神女,是无始元君的徒弟,千百年来保佑我乌梅尔族平安无事。坎巴拉抬头望着神像,目光虔诚。
  邢璐根本没有听到坎巴拉在说什么,她盯着跟她印象中的陇姬一模一样的神像,内心里异常惊诧,却又带着一丝恍然。
  当日陇姬所说,自己有特殊的使命,带领乌梅尔族的族人离开这里平安走到天佑基地算不算?那自己会莫名其妙地穿越过来,也是陇姬安排的么?她既然算出她所守护的乌梅尔族会有大难,为什么没有留下法宝来保他们平安呢?
  想到陇姬那时神秘莫测的笑,邢璐忽然有点不太确定了,会是自己所想的这样简单吗?算了,不想了,还是那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该来的总会来的,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再说吧!
  ……这么多年来,我神陇姬每次在乌梅尔族人遇到危险时,都会从天而降,化解灾难。坎巴拉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向众人讲述着陇姬的丰功伟绩。
  那你们现在……孙卓妍欲言又止,可未出口的话意思也很明显,现在你们的神女陇姬怎么不来解救你们了?!
  四年前,我神降下神谕,说500天后世界将颠覆以往,她指示我乌梅尔族人到时不要乱跑,呆在拉达布宫里等待有缘人到来解救,还说已经为我族人另外找到了守护者,而她即将飞升,无力再帮助我们渡过劫难,留下这个就离开了。他伸出手来,掌心里是一只白玉雕成的兔子,我们猜测,或许这就是我神留给我们的关于守护者的线索。
  兔子?难道说的是飞雪?!孙卓妍扭头询问。
  不光是她,在座的几人看到坎巴拉手中的信物,想到的都是邢璐带在身边的飞雪,因为那活脱脱就是飞雪的缩小版。
  真的跟飞雪很像呢,你们说飞雪这么厉害,不会就是那个陇姬说的给乌梅尔族人找的守护者吧?!凌天出声。邢璐,你拿出飞雪来比对比对。
  是啊,飞雪可是能号令百兽的,守护一个小小的部族绝对不成问题!楚希冉附和,可她随之又想到飞雪之于邢璐的重要性,不过……它也未必是~
  哦?你们知道有只这样的兔子?在哪里?坎巴拉激动异常,这两年来他们过得并不轻松,族里有异能的人还占卜到十分之一,三十个人要负责三百多人的生活需求,即使这里的变异牛羊遍地走,外出狩猎也是很危险的。
  现在想来,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过上敞开肚皮尽情吃喝的日子了吧?
  提出要跟着这些路过的有缘人离开,是实在没有办法下才会做的决定。毕竟是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他们对这里有着很深的感情。这里就好像是自己的根一样,有一点办法都不会轻易舍弃。
  神女陇姬那时也说给他们两个选择,只是,真的存在这样的神奇兔子么?!
  邢璐无奈地拿出飞雪,毫不意外地看到坎巴拉和霍顿的神情变得热切。看向飞雪的眼神格外的虔诚,就好像他们刚刚看着陇姬的神像那样。
  有是有,不过它已经认主,可能不会甘愿留下来守护你们呢。邱琳状似为难地说。其实她的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自从知道飞雪的神奇她没少跟它套近乎,可那该死的兔子却对始终自己无动于衷,既然得到它没有可能,那就逼迫着邢璐也舍弃它!至少不用整天看到邢璐那得意的样子!
  认主?如果是神兽,根本不会轻易认主,一开始它是会把对方当做伙伴相处一段时间的。请问你们得到它多久了?坎巴拉问道。他回忆着陇姬留给他的手札,至于认主,那时会有九天云霞来贺,请问你们经历了这些没有?如果真的已经认主,他也只能认命,老老实实地带领族人跟随着这些人去天佑基地。
  这……倒是没有。邢璐说完,心里无端地升起了一丝不舍,自己和飞雪的缘分这就要走到尽头了么?
  好不甘心啊,她还没有和飞雪好好地亲近多久,还没有给飞雪做完自话,需要你的翻译。邢璐也不忸怩,直接了当地开口。
  那好,跟我来。次仁拉姆收起笑脸,领着他们来到一个宽大干燥的山洞里。
  这是我和我的伙伴们住的地方,可能味道不太好闻,你们多多体谅哈。山洞里因为空气流通不畅,有着难闻的气味,可这里也很温暖,适宜进行接下来的正事。
  没关系拉姆大哥,我们还是说正事吧!我的话飞雪应该听得懂,你只需要把它的意思转述给我就好。邢璐摆摆手。
  她从胸前的口袋中郑重地抱出飞雪,放在面前的一张石台上。
  飞雪,我知道你已经听到在拉达布宫里那个人说的话,现在我问你,你是怎么想的?是愿意留下来当他们乌梅尔族的守护者,还是认我为主,咱们一起离开?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
  吱吱,吱吱吱,吱吱被吵醒的飞雪似乎有些不耐,发出的叫声也略显高亢。
  它……它说你笨,说这两件事并不冲突。次仁拉姆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不是他骂的,可他还是有些不好出口,飞雪仍在那里喋喋不休着,你真是气死我了,脑袋被驴踢了?进水了?屁股长在头顶上面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让我遇到你这样的榆木疙瘩!说什么尊重我,真的这么尊重我还会想着要把我丢掉?!谁说当了守护者就一定要跟你分开了?真是个白痴,脑袋都不会拐弯的么?……
  不冲突么?怎么会?先说好,我可不会跟你一起留在这里哈,我始终都是要离开的。邢璐不相信,难道飞雪是想要自己跟它一样留下来吗?
  吱吱吱吱,吱吱吱飞雪急促地吼叫,任是一旁的楚煜和凌天不懂它是什么意思,也知道它是生气了。
  它说,就算是成为了乌梅尔族的守护者,也没有必要整天守着他们。它可以留下信物,让那些变异兽不敢随意招惹他们。而且,如果它和你达成契约,不用通过我的翻译你就可以和它无障碍沟通了。次仁拉姆说道。
  它说,它有信心和实力能够保你周全,不会让你出现意外连累到它。还有,它和你想要达成的是平等伙伴契约,不是主仆协议,它当你是伙伴,是绝对不会认你为主的。
  真的?!事情如果能够两全其美地解决那可太好了!这样我是不是就不用和你分开,还不会对不起乌梅尔族的族人了?!邢璐高兴地跳起来。天知道她这次带着飞雪来找次仁拉姆,是想要通过他,给自己和飞雪之间画上句号的。因为她不想对不起陇姬的托付,还想要让飞雪能够拥有自主权。现在问题迎刃而解,这真的是意外的惊喜。
  凌天在一旁有些疑惑,事情怎么有些不一样了?飞雪没有认她为主,反倒成了她的伙伴,这,应该是个好的转变吧?这样她就不是乌梅尔族的圣女,不用站在风口浪尖上被世人皆知了。
  楚煜的眼里满是惊奇,虽然他得到了雷欧大帝的传承踏入了修真者的行列,可还是第一次见到神兽要与人达成契约呢!他真心为邢璐感到高兴。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飞雪这次没有不耐,它认真的在向次仁拉姆说明着和邢璐举行契约的办法。
  咬破你的手指,放在它的眉头上,心中默念,我以我神魂起誓,与玄冥结为伙伴,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彼此信任,相互守望,如违此誓言,天诛道灭,永不轮回。次仁拉姆一字一句念道。
  现在么?邢璐有些反应不过来。
  呃……是次仁拉姆点头,可飞雪的话还在它的耳边响起,笨!不现在你还想什么时候?没有翻译你知道怎么做嘛?!
  玄冥?是你真正的名字吗?好有气势,不过没有我给你取的亲切~她渐渐地不再纠结,反倒调侃起了飞雪的名字。
  你……!我不说了,等契约完成后再说。飞雪气结。
  它说,快点完成契约,你们好无障碍交流。这样翻译应该没有错吧?!它是想要把话留着等契约完成后再说的哈~次仁拉姆觉得当这样的翻译真是心累,不好不说,又不好全说。
  哦,好。邢璐利落地咬破手指,把流出血来的手指快速放在飞雪的头顶,邢璐虔诚默念,我邢璐以我神魂起誓,与玄冥结为伙伴,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彼此信任,相互守望,如违此誓言,天诛道灭,永不轮回!
  她默念时飞雪,不,应该说是玄冥也同样在心中默念,等两人誓言念完时在两人的连结处一道七彩亮光冲天而起,竟穿过山体直达云霄,与天空中的云霞相映,闪出绚烂夺目的光华。
  那震撼人心的一刻,所有留在外面的人都看到了。等他们年老时回忆起来,仍是觉得那是自己一辈子所见过的最绚丽多彩直憾心灵的景象。
  楚煜,凌天和次仁拉姆都被眼前绽放着的奇异光彩闪花了眼,霎时间只觉得邢璐在那七彩亮光下灿若桃花的脸,直直印入心中,再不磨灭。
  次仁拉姆自不用说,早就匍匐在地,参拜着他心中的神迹。
  楚煜想,这样美丽的她以后会更加优秀,看来自己要更加努力修炼,才能毫无压力地继续留在她身边吧?!
  凌天曾见过她很多种样子,可仍是觉得她今天格外的引人瞩目,格外的……震撼他心。(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五章 拉风的出场
  直到半个小时后,那耀眼的光芒才渐渐散去。
  邢璐抹在飞雪脑袋上的血已经不见了踪影,连手指上的伤口也愈合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笨蛋邢璐,现在你应该能听到我说的话了吧?!一道尤显稚嫩的声音在邢璐的脑中响起。
  飞雪?!我真的听到你的声音了?!邢璐兴奋异常,没有听出飞雪话中的奚落。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像是小孩子呢?难道……你还没有成年?
  你才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飞雪炸毛,还有,我可是九天十地玄冥大帝,不要叫我飞雪,毫无气势的名字太丢脸了!
  哼!臭飞雪,就叫你飞雪,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刚才还说我笨蛋,你不想活了?邢璐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自己被这只兔子给鄙视了。
  你不笨么?笨蛋邢璐!
  见证这一刻的楚煜和凌天这时也回过神来,纷纷上前祝贺。
  恭喜你邢璐,有了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伙伴。楚煜开口,他是真的为邢璐感到开心,脸上满是振奋。
  恭喜。凌天也很是激动,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心不在焉。
  邢璐根本没有精力理会这些,整颗心都沉浸在和飞雪能够长久相伴的欢喜中。
  冒昧问一句,你们是不是在哪里碰到了乌梅尔族的人?他们是不是还留在x省?刚才次仁拉姆一心只惊喜于可以于他眼中的神兽近距离接触,直到现在才捕捉到这个消息。
  是啊!他们现在全族都住在拉达布宫里。邢璐回答。
  他们还会离开吗?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毕竟自己有一群变异白熊牵挂着,是不可能离开x省的。可长久的一个人让他也有些孤独,想要找些人作伴。
  现在应该不会了吧!他们对这里有着很深的感情,轻易不会离开。对了飞雪,刚才你说有办法不留在这里也能守护他们,到底是什么办法啊?邢璐这才想起来,刚才光高兴可以两全其美了,并没有问它具体的办法。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飞雪卖了个关子,咱们还不回去么?事情早点了结,我们也好回去,这里荒无人烟,一点都不好玩。
  哦,好,我们回去吧。拉姆大哥再见。邢璐转头对着楚煜和凌天说道:快点走吧,小希要等急了。
  能不能带上我?次仁拉姆在几人快要走到洞口时慌忙出声。整天一个人,我怕,自己会忘记我还是人类。
  拉姆大哥要去乌梅尔族求收留?
  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收我这个外族人。次仁拉姆有些不确定。还有我的这些伙伴。
  如果邢璐开口,应该会收的。拉姆大哥,你这样做就对了,人毕竟还是群居动物。凌天很是赞同。像他这样整天与变异白熊为伍不与别人接触的确不是办法,他可以带着他的这些伙伴都去投奔乌梅尔族,相信他们不会拒绝这么强有力的生力军。
  那还等什么?!你们等我一下!听到肯定的回答,次仁拉姆显得很是高兴,他走出山洞,把手指放在嘴里,用力吹出了一声悠扬高亢的口哨,声音传出去老远,不到十分钟,从远处浩浩荡荡地过来了一群白色的巨物―变异白熊。
  次仁拉姆上前与它们交流一番,又仔细清点了数目,这才上前跟邢璐他们说:我们走吧!他指着最前方的四只特别高大的变异白熊,让它们几个驮着我们走吧!
  话音未落,那几只变异白熊已经温顺地趴下了身子,好让邢璐他们爬上去坐好。
  于是邢璐有了自己有生以来最拉风的出场姿势――骑着小山一样的变异白熊,踏着朝阳,出现在早就望眼欲穿的乌梅尔族人和司徒南风他们的眼中。
  璐璐姐!你们可回来了。楚希冉有些畏惧地上前,对着从变异白熊身上下来的邢璐说道。
  嗯,担心坏了吧?邢璐摸摸她那冻的有些红扑扑的小脸,温和地说。
  哼,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你两三天,你好大的面子!一道阴郁的声音响起,不用扭头就知道是看谁都不顺眼的胡文泽说的。
  是呀,人家邢璐就是有本事让咱们等,你如果看不惯,可以不等,自己先走呀!孙卓妍阴阳怪气地奚落他,对着邢璐却又很是热情,真是让人羡慕啊邢璐,能够骑着变异白熊这么拉风。拉姆大哥,你可不能偏心,待会也让我骑一圈试试?
  呃……好。刚从变异白熊身上下来的次仁拉姆听到一愣,转头对驮着他过来的那只变异白熊低声交流了几句。你们还有谁要骑?
  我,我!楚希冉赶紧举手。
  还有我!拉姆大哥,行不行呀?罗奇嬉皮笑脸地上前,丝毫不在意旁人瞥过来的鄙视眼神。
  当然可以。这几只脾气比较好,你们让它们驮着玩一会吧!次仁拉姆爽快地答应。
  我也要试试!一直安静的站在旁边的邱琳也举手。
  等他们被变异白熊驮着远离后,邢璐上前,对听到动静等候在那里的坎巴拉和族长霍顿说:我们进去说。
  ……
  我和飞雪已经交流过了,它同意成为你们乌梅尔族的守护者。
  真的?!太好了!一直提心吊胆的等待着邢璐宣布结果,乍一听到这么好的消息,让乌梅尔族人心目中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圣师大人也沉不住气地高声欢呼起来。
  不过,它不会一直呆在这里,还是会随我离开。邢璐的下一句话把他瞬间从云端打落。
  什……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坎巴拉的心情仿佛就像在座过山车,刚升到高处还没来得及欣赏到风景,就立马冲下来即将归于平淡。不,比这还不如,就好像是给了一个饿得快要昏倒的人一个馒头,却又紧接着告诉他馒头有毒,根本不能吃。
  邢己的每一个拿手好菜,还没有告诉飞雪自己离不开它……
  她从没有想过飞雪认她为主,对飞雪当成自己的伙伴的。
  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来告诉她,飞雪跟自己缘分已尽,让她怎么承受?!要不要现在让飞雪认主?这样自己就不会和它分开了吧?
  认主后对双方有什么危害?凌天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开口询问坎巴拉。
  认主对主人家没有影响,可如果它认主的那个人死亡,这位飞雪大人也会立即消失。他努力回忆,好像陇姬神女说了那个守护者的名字来的,叫……玄冥?不管了,不管是叫飞雪还是玄冥,能够留在部族里才是硬道理。
  这样啊?邢璐再次犹豫了,自作主张让飞雪认主真的好吗?自己能不能随意决定它的人生?
  这位小姑娘,我知道这样说有些无礼,可我乌梅尔族三百五十七口实在是需要这位守护者大人,如果没有它,即使我们跟随你们平安走进天佑基地,也不一定能顺利存活下去。能不能,能不能请你忍痛割爱,把守护者大人留给我们?我们全族上下都会感激不尽的!坎巴拉说着,双膝不由自主地弯曲,竟是准备给邢璐跪下!
  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有些事情想弄清楚。邢璐喉咙发苦,赶紧伸手扶起他,艰难开口。
  守护者大人现在跟着你,你有足够的理由要求我们等待。坎巴拉欣然应允。
  楚煜,能不能陪我去一个地方?邢璐扭头问站在身边的人。
  好。没有问去哪里,楚煜毫不犹豫的答应。
  我也去!察觉到他们的疑惑眼神,凌天解释,多个人多份安全。(未完待续。)
 
 
第一百三十四章 契约
  邢璐想了想,点头应允了凌天的跟随。
  剩下的一群人在霍顿的招待下,围着拉达布宫参观了一圈之后,到各自房间休息去了。
  邢璐他们去的是次仁拉姆所在的雪山附近。在寻觅了整整一天之后,几个人终于找到了他的踪迹。
  咦?凌天兄弟,楚煜兄弟,邢璐小姐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只有你们三个吗?其他人呢?次仁拉姆显得很是意外,有那只神奇的兔子在,他们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拉姆大哥,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的。邢璐开口。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次仁拉姆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他能帮得上忙的。
  我想同飞雪对
 
版权所有:必发彩票官网,必发彩票,必发彩票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